发表
咨询

发表
咨询

写作
指导

写作
指导

权威
检查

权威
检查

关注
微信

关注
微信

瀚海期刊微信
返回
顶部

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经济论文 > 详情

More推荐期刊

 经济论文
乡村旅游对合作社利益机制的影响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 要:文章以乡村旅游的发展为切入点,以浙江省桐庐县阳山畈蜜桃合作社为例,对比分析了乡村旅游发展前后合作社利益机制的变化,指出乡村旅游对于合作社品牌增值、股金结构及利润分配方式等方面有显著影响,并引起合作社性格和社员忠诚度的改变。文章还总结了该合作社发展的有益经验,最后给出了几点建议。 
   关键词:农民专业合作社;利益机制;乡村旅游 
   中图分类号:F3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4428(2018)03-18  -03 
  一、引言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农村改革的产物,它是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同类农产品的生产经营者或同类农业生产经营服务的提供者、利用者,并且由社员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作为服务、保护和促进农民经济利益的社会经济组织,社员之间存在利益创造和利益分配的复杂的权、责、利关系,进而形成推动或制约组织功能发挥的利益机制。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利益机制的研究一直是学者对合作社研究的重点,其主要包括利益联结机制、利益分配机制以及利益保障机制三方面。 
   与成立合作社的初衷相同,乡村旅游也是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途径之一,“十三五”期间,乡村旅游扶贫工作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党的十九大更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助力精准扶贫。一些地方的乡村旅游已卓有成效,但是近年来学者对于乡村旅游对农民专业合作社尤其是合作社利益机制的影响研究较少,值得关注。 
   基于以上研究背景,笔者选取乡村旅游发展较好的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阳山畈蜜桃村为研究地点,对村中阳山畈蜜桃专业合作社进行具体案例分析,通过对于数据资料的整理与对比,剖析乡村旅游对于合作社利益机制的影响,有助于管理者准确把握新农村建设与精准扶贫背景下合作社的发展方向。 
   二、 合作社基本情况介绍 

   (一) 阳山畈村及其乡村旅游基本情况 
   阳山畈村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横村镇境内,村庄紧邻省道,距离桐庐县城7.8公里,距离杭州市区仅60公里,交通便利。村域面积2.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142.0亩,林地面积2337.2亩。2016年末全村共290户,总人口901人,分成九组共集一村。 
   阳山畈村土质、海拔、光照皆适宜蜜桃种植,村人种植蜜桃已有150年历史。蜜桃种植多在村中丘陵上,每年三月桃花漫山遍野,是吸引大量游客的天然条件。2009年,村委及合作社积极寻找“一村一品”新思路,联合桐庐县人民政府、杭州市农办,承办每年三月的桐庐县山花节和六月的蜜桃采摘节,每年吸引逾20万游客进村游玩。在合作社的规范管理和合理宣传下,“阳山畈”蜜桃的品牌价值大幅增加,接连获得“浙江省著名商标”“中华名果”等荣誉称号,同时阳山畈村凭借出色的“一村一品”工作,成为国家美丽乡村建设试点村。 
   (二)合作社的产生背景 
   阳山畈村种植蜜桃历史悠久,且村中自然环境亦适宜蜜桃种植,但在21世纪前未得到大力开发。2004年,为让阳山畈村出产的蜜桃走出去,阳山畈村中8位能人提出发展蜜桃产业带领全村致富的意向,得到了村委的支持,建立蜜桃合作社便被提上议程。遵循“自愿、互利、民主、平等”的原则,这8位能人组织其余51位村民出资36.39万元,自发组建了“桐庐阳山畈蜜桃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依法申请工商注册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取得了法人资格,经济性质属于股份合作制,经营范围是农产品的组织收购、销售。同时,合作社建立了“阳山畈”品牌,统一技术标准和生产过程,统一苗木和生产资料供应,合作社社员积极响应,全村利用以“阳山畈”为品牌进行蜜桃标准化生产。 
   (三)合作社的管理与销售制度 
   为了保证蜜桃标准化生产的质量,合作社规定以“统防统治”以及统一采购生产资料的形式进行管理。每到施肥、施药时期,社员向合作社反应需求后,合作社便会受命前往商户约谈,统一以低价采购有机肥、化肥和农药并统一施药。合作社买一卖一,在低价采购的同时不收取任何差价统一卖给社员。在果袋的采购上,凭借合作社的谈判优势,社员得以享受低价。例如,2016蜜桃纸套袋市场价格为每只4分,合作社统一购买价为3分3,而种植大户每年采购十余万只纸套袋,仅仅这一项合作社便为农户节省近20%的成本。合作社在以上的基础上,每年仍会规定保护性收购价,旨在防止社员因不确定因素生产未达标蜜桃而受损失。谈判优势、“统防统治”的便利和保护性收购价,这三者结合使社员的入社意愿大大增强。 
   阳山畈蜜桃的销售方式主要为两种:一是通过阳山畈合作社接到大订单后向社员进行大规模采购,通过检验、分级等处理,使用“阳山畈”品牌的专用纸箱(此纸箱印有“浙江省著名商标”的认证,且只能使用在从阳山畈合作社收购、销售的蜜桃上,防止其他不合规范的蜜桃假冒“阳山畈”品牌蜜桃导致品牌价值受损)进行包装后向外地销售。 二是社员在5月底至8月初蜜桃采摘期间,向大量专程赶到阳山畈村游玩的游客或者批发商销售。种植户只需在自家田中摆摊,游客可以体验蜜桃采摘或者直接购买。此方式减少了合作社收购环节,增加了销售利润,更受种植户青睐。例如2017年,前往阳山畈采摘游的游客络绎不绝,绝大多数的蜜桃都被社员单独销售,经合作社销售的蜜桃仅占3%。 
   三、 合作社利益机制分析 
 
   (一)合作社的社员结构与股金结构 
   阳山畈蜜桃合作社主要由8人理事會管理其他社员,2004年成立初期总社员为59人,社员以200元每股入股,股金总额36.39万元,理事会成员股金占比为95%,平均股金为0.62万元/人,出资额的极差为4.98万元;合作社仅在2014年进行了一次大幅度的社员增加,该年合作社社员总数增加至171人,社员以500元每股入股,股金总额增加至43.96万元,理事会股金占比减少至40%,出资额的极差减少至0.95万元,平均股金减少至0.26万元/人。该合作社两个年份股金对比情况如表1所示。
   从以上对比分析可以发现,在合作社成立时,合作社理事会成员持股比例达95%,且社员出资的极差达4.98万元;在合作社2014年社员及股份结构变动后,理事会成员持股比例及出资的极差均有大幅下降,可见合作社经过十年的经营,社员股份趋于平均,社员地位趋于平等。进一步分析合作社这十年的历程,我们不难发现以上变化的原因。2004年合作社成立初期,阳山畈村内蜜桃的标准化种植还处于萌芽阶段,合作社的吸引社员加入的能力较小,村民加入意愿并不强烈,合作社主要由村中蜜桃大户领办,他们的股份占合作社绝大部分并为理事会成员。此时阳山畈村的蜜桃的销售集中在合作社进行统一销售,合作社的蜜桃大户,也就是理事会成员运用其个人的资源及渠道,负责还未形成著名品牌的“阳山畈”蜜桃向外销售。蜜桃的种植既集中在合作社大户中,且其销售的绝大部分也由合作社大户进行管理。因此合作社大户高达95%的股份赋予其合作社的运营管理权,此时阳山畈合作社因其特殊的股份结构与运作模式,使理事会成员承担了较大的风险,相应也享有较大的收益,更多地具有了股份企业的性格,而非主要为农民提供服务的农业经济合作组织。 在2004—2014年的十年中,阳山畈合作社经历了乡村旅游(由上文可知,阳山畈村从2009—2017年接连举办了9届市域山花节)快速发展时期,在2014年的合作社成员变动时,理事会成员减持股份比例达55.46%。 
  注:2008年因天气原因蜜桃大面积歉收,绝大部分蜜桃被合作社以保护价收购,不列入统计,下同。 
   更深入地探究这一变化的背景,我们发现乡村旅游发展后,其蜜桃的销售方式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受乡村旅游带动,同时凭借阳山畈蜜桃本身的各方面优势,阳山畈蜜桃供不应求,阳山畈村蜜桃通过合作社统一销售的比例从2005年的94.87%下降到2016年的12.58%(近年来合作社主要收购、包装并销售少量高价“精品桃”获利)。合作社本身的利润收益大幅下降,导致持股人本身的利润支配能力被相对削弱,同时,合作社的“统防统治”以及生产资料的低价购买等等优势使得村民的入社意愿增强,故合作社理事会成员甚至主动减持股份鼓励农户入社,使得合作社社员的股份占比更趋于平均。合作社在乡村旅游发展后,更多的村民受利益吸引愿意加入合作社,理事会成员占股大幅下降,转而致力于对社员的多方面服务,社员的地位趋同化,因此合作社的公司化性质也转变为服务性合作组织性质。 
   (二)合作社的利益分配方式 
   与其他合作社一样,阳山畈合作社的利益分配主要通过按惠顾额返利和按股分红两种形式。分配方式是对每个社员拥有的各种关键生产要素综合定价的结果。不同的利益分配方式对于社员有着不同的激励效果,按股分红的方式可以激励社员更多地投资,按惠顾额返利可以激励社员更多地参与合作社经营活动。阳山畈蜜桃合作社的利润分配情况如表3所示。该合作社按股分红的比例从2005年的90%变化为2016年的5.3%,整体呈明显下降趋势;按回顾额返利的比例经过12年从10%变化为94.7%,整体呈明显上升趋势,在2014年的股金结构调整和社员增加后,按股分红的比例呈现断崖式的下降。 
   在乡村旅游发展成熟后,阳山畈蜜桃合作社销售蜜桃占全村销售蜜桃的比例大幅下降,社员通过合作社销售蜜桃不再是唯一途径,社员更愿意通过自主销售获取更多利润。可以想象的是,如果合作社延续以往按股分红的高比例,那么合作社中会产生惠顾者与未惠顾的股东之间的矛盾,这极大地不利于合作社发展。因此,为了达到社员公平的目的同时也从合作社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合作社通过减少按股分红的比例而增加按惠顾额分红的比例的形式,激励社员更多地使用合作社。2016年,合作社仅仅提取38万元的利润中的2.04万元作为股金发放,每股分红仅50元,这相当于形式性分红。 
   (三)合作社的品牌增值 
   尽管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便借鉴日本开展“一村一品”运动,但直到现在,农产品品牌营销除发达地区结合电子商务运作外,仍主要依靠“口口相传”的方式。表4为阳山畈合作社2005—2016年销售蜜桃的平均价格统计。阳山畈蜜桃合作社在2004年建社初便以“阳山畈”品牌销售蜜桃,当时该品牌在市场上知名度较低,其价格与其他蜜桃品牌均价相差无几,年同比增幅与物价水平增幅相当。而在2009年第一屆山花节成功举办后,我们发现乡村旅游所带动阳山畈蜜桃的价格有高达20%的同比增幅,而此后的5年蜜桃价格平均同比增幅达23.2%,直至达到4.5元/公斤的高价时才稳定。合作社2016年销售的部分“精品”桃价格甚至达到10元/个,但仍然供不应求。每年山花节,来自周边地区的大量游客进村赏花游玩,其乡村旅游成效被媒体争相报道,“阳山畈”品牌凭借乡村旅游达到其品牌营销目的,因此农产品溢价和品牌价值大幅提升。 
   在品牌价值提升的同时,阳山畈合作社及社员受益于乡村旅游,其交易费用也随之降低。交易费用是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为寻找交易对象、签订合同、执行交易、监督交易等方面所支付的费用和成本,主要包括寻找成本、谈判成本、执行成本和监督成本。“阳山畈”品牌的识别效应为阳山畈蜜桃彻底解决了销售困难的问题,减少了两方面的成本:一是减少了合作社的寻找成本和谈判成本,合作社并不需要去联系客商谈判收购,即使不做努力,仍然客似云来;二是减少了社员与合作社交易而产生的成本。社员进行大规模自主销售,价格显著高于合作社收购价,只需顾客和社员的两者进行交易,略过了合作社盈余分配的环节,能够使社员的利益最大化。 
   四、总结和建议 
   文章通过对桐庐县阳山畈合作社的案例进行深入调查,得出了以下几点总结和建议: 
   (一)“一村一品”模式有助于合作社的发展。对于规模较小的农业产业而言,“一村一品”模式有利于农产品标准化生产的质量管理,也使得产品更易进入市场,同时市场价格由于品牌效应而得以获得溢价。合作社作为农产品生产的桥梁,其集中化处理的方式也成为“一村一品”模式的有力载体。 
   (二)乡村旅游对于合作社的总体发展有着正向的积极影响。乡村旅游为合作社的产品品牌带来了宣传与认可,因此合作社的交易成本大幅下降,同时谈判地位也随之上升,合作社的利润与规模双双提升。 
   (三)乡村旅游对于合作社的利益分配机制有着显著的影响。在乡村旅游良好发展的背景下,产品产生了大幅度的增值,合作社的社员数提升,股金结构从集中转变为分散,合作社社员的地位趋同化,合作社性格也因此发生了明显变化。合作社的利润分配的形式也从多按股分红转变为多按惠顾额返利。 
   (四)乡村旅游发展背景下的合作社应注意管理社员的忠诚度。前文已述,社员可通过乡村旅游自主销售农产品,同时社员的入社成本非常低,通过合作社销售的任务已经大幅下降,合作社的工作主要转为社员提供生产方面的咨询与服务。这一转变使得社员对于合作社的依赖程度下降,社员的自我意识增强,这不利于合作社的管理,也会出现价格恶性竞争而使品牌价值受损的情况。因此,乡村旅游发展背景下的合作社应通过合理的举措,如通过品牌果品包装纸箱的限额发放,来提升社员的忠诚度,减少合作社的管理成本。 
  参考文献: 
  [1]高瑞芳.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利益机制研究[D].四川农业大学,2011. 
  [2]孙亚范.农民专业合作社利益机制、成员合作行为与组织绩效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11. 
  [3]冯开文.合作社的分配制度分析[J].学海,2006,(05):22-27. 
  [3]黄祖辉,梁巧.小农户参与大市场的集体行动——以浙江省箬横西瓜合作社为例的分析[J].农业经济问题,2007,(09):66-71. 
  作者简介: 
  潘林键,男,浙江杭州人,南京农业大学。

 

相关期刊分类